想要有個家


但是留在這裡的代價卻是鮮血和生命!

段希文和李文煥率領了部隊和家眷,先後抵達泰國北部的山區的美斯樂(泰語的意思是和平的山丘)和塘窩,他們選定了這塊靠山傍水的地方落腳,希望能就此安身立命。但是,泰國政府怎麼可能容得下這隻「外國軍隊」的存在呢?除非,他們還有利用的價值…

在泰國、緬甸、寮國與中國雲南邊境的山區,早期由傳教士引進了嬰粟花的種植,是為了能提煉出麻醉劑、止痛劑和催眠劑,希望能改善當地的醫療環境。但是當嬰粟花提煉的濃度漸漸升高,鴉片、嗎啡和海洛英等的毒品也就一一被製造出來。這些毒品不僅毒化了這個地區,也輾轉運送到世界各地,成就了全世界最大的毒品產地—金三角誕生。

由各地毒梟所提供金錢與武器的支援,金三角地區的軍火威力越來越強大,加上國際共產組織的滲透,使得原本被動防守的軍隊開始主動向外出擊。其中最嚴重的一次,叛軍謀殺了清萊省長、縣長、和警察局長在內的七名政府官員。泰緬政府忍無可忍,但是政府軍的坦克大砲卻不敵叛軍游擊隊的聳山峻谷,因而屢吃敗仗,直到這支孤軍同樣出現在泰北國境附近的山區。

西元1962年底,一年前才抵達此處的孤軍收到泰國政府的要求—擊敗泰北山區的叛軍!孤軍知道這是泰國政府在要求他們為土地付出代價的時候了,沒有選擇的餘地,兩軍軍長段希文和李文煥親自領軍,在槍林彈雨中用部屬的性命換來了勝利,也換得了暫時棲身的這塊土地。只不過這場勝仗沒有凱旋、沒有褒獎、甚至沒有人知道。

和平的日子並沒有持續太久,被擊敗的叛軍經過數年休養生息之後,再次挑戰泰國政府,而政府的軍隊依舊手足無措。於是他們再次想起了這支孤軍,當時泰國國王甚至親自召見了段希文和李文煥兩位軍長,頒給他們御賜國民,為的,還不是希望這群人能再一次為「國」犧牲。雖然當時兩位軍長都已經是高齡六十的老人了,但一樣的問題是,他們能拒絕嗎?不能。

西元1970年,孤軍與泰國政府軍組成聯軍,耗時兩年,在泰國北部山區浴血奮戰的結果,成功將叛軍逼退到了寮國境內。但是為了強攻敵營,段希文軍長派出一千一百名敢死隊衝鋒,勝是勝了,卻換得只剩兩百名不到的兵力。經歷這驚天地、泣鬼神的一役後,西元1972年泰國政府軍凱旋回國,卻沒有任何隻字片語提及這隻幾乎死傷殆盡的部隊。再一次,他們用性命換得了暫時的喘息。

西元1971年,民國六十年,中華民國正式退出聯合國。

西元1975年,民國六十四年,蔣中正先生去世。這個消息,震驚了孤軍所有人。「委曲求全、苦撐待變」是蔣中正先生當年留下的訓令,如今連這位精神領袖都撒手人寰了,這支仍在苦撐的軍隊才驚覺,復國無望了。同年,中華民國與泰國正式斷交。但是泰國政府對這群孤軍的利用卻仍還未結束。

西元1981年,泰北叛軍再次點燃烽火。毫不意外地,泰國政府再次要求孤軍與「黑豹軍」(政府軍)一同出征。李文煥將軍於是要求泰國政府以公民權交換出兵,達成協議之後,由新任的陳茂修、楊維綱師長領兵。但是由於連年的征戰,孤軍老兵老矣,年輕的新兵卻還派不上用場,於是最後只得五百名的兵力參戰。

相較於成事不足尚且敗事有餘的黑豹軍,五百名孤軍一面擺脫自己人的掣肘,一面與敵軍混戰。敵軍擺明了一副「把你們這些老兵拖垮」的心態堅守不出,孤軍於是利用迂迴與游擊分進合擊,浴血奮戰了三天三夜,終於將盤據泰北山區長達廿十餘年的叛軍徹底剿滅。

歷經孤軍這最後的一役,泰國政府除了將這批利用完的軍隊完全繳械之外,也把最初的承諾打了一個大折扣。參與戰役且戰死或受傷殘廢的,由遺族或本人領取公民證;參與戰役但未受傷的,領取居留證;其餘士兵及眷屬則在解除武裝之後就地生產。這也就是說,大部分的孤軍此後「或許」真的可以安居於此了,但是沒有公民證,自然就沒有泰國政府的救助,也不能離開泰北山區邊境的這個地區。

不論如何,孤軍終於以鮮血和生命,為自己掙得了一席立足之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