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北學生到台灣


滿星疊這個名字聽起來很美,但是他泰文的意思卻是,太陽曬到連石頭都會裂開的地方!

孤軍後裔目前在泰北山區總共約有六萬多人,分成九十一個村落,散佈在兩個台灣大的範圍,其中較大的村落就是美斯樂、滿堂、和這次我們要去的滿星疊。為了讓下一代能夠繼續學習中文,他們盡量維持一個村落一個學校,所以目前總共有六十一所中文學校在當地。我們此次前往的大同中學,其規模在當地算是比較大的學校,而這間學校的創始人,則是赫赫有名的世界毒王—昆沙。

從1950年代開始,中華民國就藉由「大陸災胞救濟總會」對泰北地區展開救助;1980年代「送炭到泰北」的活動,更是讓已經逐漸富裕的台灣人民,驚訝於泰北這些同胞生活的困苦,因而造就了大量救援物資運抵當地,也引發了世界瞭望對這批被遺忘的人群的關注。但是,這樣的氣氛和關注的眼神,卻反而讓泰國政府相當難堪。

西元1984年,泰國政府決定沒收所有中文學校、中文書籍、並禁止學習中文。所有的中文學校就原地改為泰文學校。孤軍的後裔必須學習泰文、受泰國教育、並歸化泰國國籍。但是要取得泰國公民證的過程依舊困難重重,更何況他們並不見得樂意成為泰國人,於是「把孩子送到台灣」,變成這些人黑暗中的一盞明燈,只不過,這條路同樣坎坷。

西元1989年,台灣開始開放泰北地區學生返台升學,除了公費之外,還承諾未來將發給中華民國身份證。一條看似光明燦爛的大道,卻暗藏玄機與陷阱,讓泰北的孩子坐困愁城。

首先要面對的問題是,怎麼來?沒有護照,泰北這些孤軍後裔,大多都是沒有身份證的難民,有些甚至連難民證都沒有,他們要怎麼才能離開泰國呢?花錢買!當然是用違法的方式,買泰國人(甚至是死人)的身份來台灣。這個方法雖然暫時解決了問題,卻也種下了日後一個更嚴重的困境。

其次是沒有錢,買護照、買機票所需要的錢,對泰北這些居民來說根本是天價,要一家人幾十年不吃不喝也存不了讓一個孩子來台灣所需的經費。張新榮就是書中的一個例子,他是最早來台灣唸書的孩子之一,他的父親張飛鵬竭盡所能湊足了錢讓兒子來到台灣,但是賣光了家產還借了高利貸的父母如何能繼續在泰北生活下去呢?於是張新榮只好輟學,留在台灣打工並且寄錢回家。

但是,沒有身份證的他們,在台灣打工不但收入微薄,遇到惡劣的雇主,有時候不但拿不到薪水,甚至因為工作而受傷、殘廢甚至失去性命的都大有人在。只不過這些事向來無人聞問。那麼當初政府所承諾的身份證發放呢?跳票了!加上由於他們是持著假護照入境,讓他們遇到了一個更難解決的法律問題:

根據「國人入境短期停留、長期居留及戶籍登記作業要點」的第七條第四項明文規定,「以偽造、變造證件或冒用身份申請或入境者,不准在台灣申請戶籍登記。

結果他們不僅拿不到台灣的身份證,他們甚至還因為持假護照入境,被起訴、被判刑,最後他們打算不如被驅逐出境,至少還可以回家。但是,他們沒有中華民國國籍,更沒有泰國國籍,他們此時才發現,現在根本連「回家」這件事都已經是遙不可及的奢望了。由於官僚體系的顢頇與互踢皮球,這件事於是一拖再拖,對一般人來說,這或許只是行政效率低落,但是對這些回不了家的泰北學生來說,可能就是親人間的天人永隔了…

西元1996年,民國85年。張新榮離開泰北到台灣,已經進入第七個年頭了。今年的中秋節前夕,張新榮的父親打了一通電話到台灣,他除了問候張新榮的近況外,還輕輕地問了一句,「今年,可以回家過節嗎?」,張新榮忍著思鄉的情緒,也不敢把在台灣的情況告訴父親,他只是說,「身份證還沒辦下來,現在可能不方便回去」。「喔」,爸爸沒有多說甚麼,掛了電話。幾天之後,家裡再來了電話,「父親過世了!」…

像張新榮這樣的故事,幾乎發生在每一位泰北學生的身上,因為當年的孤軍,大多已經是七、八十歲的年紀了。父母過世前不能守候在病榻邊,就已經令人心酸,如果還不能回家奔喪,那更是情何以堪呢?在監察院的報告中,提到了一位劉小華女士,他一直以來四處為泰北學生奔走,劉小華轉述的每一個泰北學生故事,都讓人動容,於是漸漸有立法委員開始注意這件事。

劉小華女士曾經義憤填膺地說,「他們都是堂堂中華民國國軍的後裔,這些人為中華民國打了一輩子的帳,他們的後裔天生就是中華民國的國民,我們的政府憑甚麼不給他們身份證?」,他的話,擲地有聲,他的人,則同樣堅持,不曾放棄這些與他非親非故的人,不曾放棄這件做成了也沒有報酬的事。只為了一份正義感,劉女士為他們奔走了整整七年。

終於,西元1998年,民國87年。大法官會議把前述不准在台灣申請戶籍登記的條件解釋為「違憲」!西元2000年,民國89年。監察院完成調查報告,但是全案並沒有直接結案,監察院反而是以三個月一期的時間,持續監督各行政單位辦理這些泰北學生居留事宜的進度。終於在隔年,這些泰北學生有機會在時隔12年之後,重新見到家人。這12年,恍如隔世。

後記:
孤軍的故事,是我整理自監察院所出版,根據監察院報告所改寫的一本書「滿星疊悲歌」中所摘錄出來。這本書可以在國家書坊郵購,內容當然比我摘錄的要詳盡,裡面還有不少真人的故事經過,有興趣的話值得一看。

當初我是為了要到泰北當義工,而希望多讀一點當地的歷史才去找了這本書。現在我希望在我去到泰北之後,可以多帶一點當地的現況跟消息回來。讓大家可以認識這一群我們未曾謀面,卻歷經艱險的同胞,並付出我們的關懷。